当人不安时,该如何回应?心理专家教你安定心法

佚名 0 2019-06-11

当我们还是个孩子时,一边探索这个世界,一边回头寻找父母的脸。我们渴望父母永远在我们身旁,当与父母的眼神交会时,我们就安心了!

当我们长大时,仍然有着一颗玻璃心,也渴望身边有个让我们安心的人,带给我们安全感。即使成为孩子的父母或师长时,也是如此。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如何给他更多力量,而非拿走他身上的力量?

每当焦虑不已的家长前来谘询,他们问:怎么办?我该怎么做?

说真的,大部分的时候,我帮不上忙。但我看到,他们除了想寻求解决之道外,眼中也在寻找一份可以安顿内心的依靠。

每当慌乱的老师前来诉说,对自己班上同学束手无策时,我知道我也无法提供什么高见。然而,我发现,老师们要的,往往不是由你告诉他们该怎么做,而是让他们失调的情绪有着释放的空间。

究竟,面对这些内心失序的灵魂,我们能做的是什么?或许,我们该思考的是,如何带给对方更多的力量,而不是拿走对方身上的力量。

有时候,我们急于告诉对方怎么做,才能解决问题,反而让对方感受到自己的无能,因为,我们把自己放到比对方还要高的位置上了;此刻,我们正在消减对方身上的力量。相反地,当我们能够只是静下来,温和而稳定地聆听,用带有同理心的词语回应对方,便与对方连结上了。

知道有人懂我,这是一份人与人之间的连结,本身就是力量的来源。

身为专业的助人者,我们面对的,有时候是困扰中的案主,有时候则是被认为有问题的案主周边的重要他人。

正如,家长为了孩子的问题行为而感到疲惫不堪,把这份痛苦传递给导师,导师在一番努力过后也无能为力时,来到我身边,把这份来自于孩子、家长以及自己的压力,一股脑儿地抛给我。

也有些家长,孩子在学校的状况频传,一天到晚被老师打电话告状。老师把其班级经营与课业要求的压力放到孩子的父母身上,父母再带着这份沈重的压力,转而向我求援。

于是,我所接收到的,往往是层层累加之后的负担。他们常说:你是专家,请你告诉我,该怎么办?

所谓的专家,有时候并非比第一线面对问题的人员,有更多的办法。即使有些可提供参考的对策,眼前这个失神仓皇的生命,也不一定听得进去——他们需要的,是被理解与支持。

于是,在真正的专家身上,常常有着一股强大的力量,能够承接或包容那些累加的压力;也就是,即便暂时没有更高明的做法,但也能够顶得住这股无形的压力,让陷入困境中的人们觉得放心又安全,进而也能坚强地回应他们的困境。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照顾他人是指有能力承接他的不安,又不过度涉入

简快身心积极疗法的创始者李中莹老师曾说,一个成熟的人,是有能力照顾自己与照顾他人的人。

我认为,照顾他人,不是凡事亲力亲为,或总要代替他人做决定及解决问题,而是有力量承接起他人的不安,并提供支持。

在此同时,照顾自己更是相形重要。能够照顾自己的人,是懂得将自己与他人的责任区隔开来,给予协助但不过度涉入他人的议题中,也就是阿德勒所说的课题分离。

我提供你支持,不代表我需要为你的人生负责;属于你的责任,仍须由你去扛起。我只提供你一个安全与放心的空间,让你能为自己找到更多力量,以及选择并尝试更多解决困境的方法。

你的无力我能理解,但我愿意陪着你,面对这份无力,直到你的内在逐渐萌生力量——即使现在没有最好的办法。每当你有着像孩子般的玻璃心时,你能在我的身上找到那份如父母般坚实的安全感,而有能力面对自己的课题,并在这个充满未知的世界中继续冒险。

愿我们都能长成一位成熟的人,成为一个他人身边稳定而坚强的存在,有能力照顾他人,更不忘记先把自己照顾好。

时时刻刻自我提醒。

写给全天下的大人,也写给我自己。

上一篇:我们为何而活?让「心流」为你带来幸福和意义感
下一篇:「成为爱的桥樑」-基督徒心理师谈同婚法案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