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百里何纪岚 父子情深 爸爸“顽皮” 成就两代水墨结合

佚名 0 2周前

《牛仔》漫画中“契爷”和“牛仔”父子情深,“四格”呈现脍炙人口的温馨片段。香港水墨前辈何百里和儿子何纪岚也有一段《牛仔》般的深厚感情。父亲从不亲手教儿子绘画,待他长大成人,成为艺术家后,一次偷偷在其作品锦上添花,画了几只小舟,成就父子首幅跨世代之作。

《岚山百里舟(4)》作者:何百里、何纪岚。创作年份:2020年。规格:纸本水墨(44×33.5厘米)。特色:何百里、何纪岚合绘作品,结合二人的笔法和情感。(受访者提供)

记者上次访问何百里时,他和另一位水墨前辈翁祖清在拍卖行展出一批太行山风光作品,今次伙拍他开画展的艺术家却是自己儿子何纪岚。何百里是香港新水墨画家先行者,创立风格独特、中西方艺术交融的“何家山水”,被视为中国山水画发展的新方向,作品常在拍场亮相。除笔墨风格独特,原来他的教子方法亦甚破格。

当代水墨艺术家何百里(后)往太行山写生,儿子何纪岚(前)也同行。(受访者提供)

不教儿子绘画  免被形式限制

“上次接受你访问时我说不画城市,因有所为,有所不为。儿子却‘有所为’,绘画不少香港都市风光。”何百里说。他作为岭南画派第4代传人,大家都以为他会像怪兽家长般给儿子地狱式特训,传其衣钵,他却偏偏不肯教。“因教人时难免把自己的形式传给他。当学生被形式所限,便有可能死在老师的模式下。我不教他(儿子),是不想累他!”

《香港格式 - 光影》作者:何纪岚。创作年份:2019年。规格:纸本水墨(66×66厘米)。特色:何纪岚少年时代常经过石板街,今天作品也有不少石板街影子。(受访者提供)

何百里发现画坛有两个现象:一个是靠食老本,一个是绝少人能超越师父。他没教授儿子,却用熏陶的方法,盼望对方将来更出色。“佢(儿子)细细个便钟意绘画,我当时教学生,佢就跟住画。钟意睇咩就画咩,风光、人物、卡通。他13、14岁时的作品,当年竟然有人愿意付钱买。我冇教过佢,但唔知佢有冇偷师啦!”他说技法也是其次,耳濡目染、多看展览才是重要心法。“似我就死!学画不是学外形,而是精神,画公仔不用画出肠吧!”何百里说父母没资格用“似唔似”的标准去品评孩子的画,因为具象并非唯一的艺术风格。

《板块》作者:何纪岚。创作年份:2018年。规格:纸本水墨(101×35厘米)。特色:何纪岚说自己从不用间尺画直线,“意直”比“形直”更重要。(受访者提供)

何百里和《牛仔》中的“契爷”相似之处是除了嘴边有胡子,亦同样了解孩子的性格和需要。“牛仔”在漫画中常常“嬲猪”,“契爷”激嬲他后又会偷偷逗其开心。何纪岚说自己小时候是《牛仔》粉丝,每次跟爸爸经过石板街往陆羽茶室饮茶时,必定在茶室门口报摊买本《牛仔》。《牛仔》中的“四格”和石板街的方形几何,似乎影响他日后的创作风格。“我小时候不明白为何爸爸不教我,长大后才明白。不少艺术家朋友跟老师学画,沉醉于老师的轨迹,难以抽身,好彩当初冇跟佢(爸爸)学啦!”爸爸带学生去写生,何纪岚便跟在后面通山跑,有时坐下跟着人画,其间有不少父亲的学生给他指导,反而令他集百家之长。看何纪岚小时候的相片,确有点像“汤碗头”的“牛仔”,他长大后在加拿大完成纯艺术荣誉学士,从事设计和艺术创作。多年前何纪岚用水墨画了幅风光画,何百里却顽皮地偷偷在上面画了几只小舟。何百里说当时儿子“好收货”,成就两仔爷首度合作,自此开展《岚山百里舟》系列,卖个满堂红。

《春雾泉影》作者:何百里。创作年份:2020年。规格:纸本水墨(44.5×44.5厘米)。特色:匠心独运的代表作之一,左下方的几所小屋画龙点睛。(受访者提供)

以不同工具创作  “叻过爸爸”

“这是父亲对我的肯定,作品令我们两个艺术家用不同风格作出奇妙结合。”父亲作为水墨大师,当然有留意儿子的笔法。“他的笔法多样变化,有不同长短,我称它为‘游丝破墨法’。由于其笔锋刚强,我便用相称的刚强笔法绘画小舟,令两者平衡。”

《喜气迎春》作者:何百里。创作年份:2021年。规格:纸本水墨(43×33.5厘米)。特色:何百里很重视这批牡丹作品。他移居加拿大期间在家中花园种满300多朵牡丹,自言“靓过洛阳”。他说触摸过其叶,才绘出这逼真感觉。(受访者提供)

父亲为何独爱小舟?原来他年轻时在土瓜湾居住,每天看游人乘小舟往海心庙拜神。“我也爱坐小舟,好钟意摇下摇下的感觉,自此和舟结缘。”何百里不少西贡写生作品都有轻舟的踪影。父亲灵感源自西贡,儿子的来自石板街,两父子的灵感都系于香江。两人对中国文化有兴趣,何百里曾习吴家太极,儿子曾习古筝;两人异口同声说想在中国传统艺术中,找到与书画的共通点。父亲说太极讲求肌肉松中带紧;儿子则大谈古筝讲求左右手协调,齐声说和水墨阴阳协调平衡之精神同出一辙。

合办画展:何百里(右)与何纪岚(左)合作开画展。(吕一心摄)

“水墨就是水和墨的结合,作品比用什么画笔重要。我起初都唔知佢(儿子)会叻过我。今日我仲未丢弃画笔,他早已丢了。”何百里说欣赏儿子跳出了笔的限制,以不同工具创作。他从未试过执画笔教儿子,却为对方定下“奇怪”的规距——不许用间尺和擦胶。“爸爸说直线不是用间尺画出来的;另外,他说没有东西是会画错,毋须改正。”何纪岚至今绘画也不用铅笔起稿。“画中的直线其实只是感觉上直,不是真正的直啊!”记者在何纪岚作品中细心测量,当中的直线果然有少少弯曲。何百里说小孩子用自己的方式画直线是最好。“先在纸上画架飞机,然后在纸的另一端落笔,向这飞机高速画一条直线,像‘发炮’一样。如此,这条线便是一条充满气势、速度感极高的‘直线’。”

何百里说自己也爱香港漫画,当年最爱看《财叔》,两父子在生活中有着丰富的接触点。

上一篇:上半年585名银行保险从业人员被采取强制措施 涉及金额495.8亿
下一篇:这位环保主义者如何将 100 多英亩的荒地再生为森林社区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