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半年585名银行保险从业人员被采取强制措施 涉及金额495.8亿

佚名 0 2周前

案件暴露的风险和问题包括金融腐败与业务违法违规风险交织、中小银行机构内源性问题突显、金融科技应用潜藏风险、重大保险案件危害大等;在通报警示的同时,监管部门强调构建案件防控长效机制.

监管

近日,银保监会向各银保监局及各家机构通报了2021年上半年银行保险机构涉刑案件情况,以丰富的案例和详实的数据为行业上了一堂“警示课”。

据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总体看,上半年银行保险机构案件继续呈高发态势,共报告案件和案件风险事件1367件,涉及金额495.8亿元。其中,银行业涉及766件,涉案金额483亿元,占到绝大部分;保险业由于整体规模较小,涉及的数量和金额也较小,但也不乏一些金额超亿元的大案要案。

根据通报,共有585名银行保险机构从业人员被采取强制措施,其中银行金融机构480人,保险机构105人。

案件暴露的风险和问题主要包括:金融腐败与业务违法违规风险交织、中小银行机构内源性问题突显、金融科技应用潜藏风险、不良资产处置领域道德风险突出、个人住房贷款欺诈手段翻新、重大保险案件危害大。

近期召开的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十次会议强调,要统筹做好重大金融风险防范化解工作,一体推进惩治金融腐败和防控金融风险。实际上,大量过往案件已经表明,金融腐败与风险往往是相伴而生、相互交织。

金融腐败与风险交织

据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2021年上半年暴露的案件呈现多个特点:首先是信贷领域违规高发,从业人员利用自身信贷资源作为筹码,收受贿赂甚至索取贿赂,在授信评审、抵质押物评估与核保、贷款发放等环节寻租严重。

据记者了解,这是银行业多年来一直存在的“顽疾”,大部分机构中高层干部被查都与信贷领域有关。例如,此前被查的建行青海分行原行长郭继庄,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大搞权钱交易,在信贷审批、招标采购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索取或非法收受巨额财物。再如,2021年一家股份制银行多个分行负责人及资金审批岗位人员被留置,与对同一企业违规授信有关。

其次,用合规表象掩盖违规行为。例如有的贷款程序形似合规,似乎没有明显的权力干预,但实际上作案人通过向下属打招呼、指导或者协助企业编造虚假申贷材料等手段间接作案。

对此,有银行人士告诉记者,他所在的机构此前信贷审批流程上存在瑕疵,上会时一般是领导先发言、其他人再发言。“虽然形式上是大家都发表了观点,但一般都是领导先定了调子,其他人只是附和。”他说。

再次,部分案件受贿金额巨大,例如有股份制银行原分行行长索取并收受借款人财物超3亿元。

除了一些行业共性特征,还有一点特别值得关注——中小银行案件频发、内控水平较差,特别是省联社、农商行、农信社腐败案件频出,甚至出现了“一锅端”。

据2021年上半年报道,自2020年以来安徽、山西、内蒙古、四川、陕西、辽宁多地省联社高管接连被查,掀起了一轮反腐风暴。据了解,省联社对下属农商行、农信社有高管人事任命权,却没有用人失察之责,权责不对等导致其沦为风险制造者;随着新一轮农信社改革即将开始,诊治省联社体制机制问题迫在眉睫。

此外,中小银行还存在经营定位出现偏差,信用风险管理不到位,盲目“垒大户”,贷款业务投资化,资金业务通道化,贷款、同业领域案件频发问题;一些机构案件管理缺失,案件长期未被发现,有个别机构甚至采用伪造借款合同等手段,将员工侵占资金缺口转变为该员工亲属借贷欠款,借此规避案件监管。

警惕新型风险

除了一些长期存在的“顽疾”,随着科技的发展,与之相伴的新型案件风险涌现,需提高警惕。

前述人士透露,通报首先提到了金融科技方面的风险。他举例称,有农商行科技部员工利用数据加密管理漏洞, 窃取55名客户银行卡账号、磁条、密码等信息,造成客户资金损失;一省联社信息科技部一员工修改核心系统贷款模块数据,将多家营业网点贷款利息收入科目资金冲账转入个人银行卡并删除借贷方交易记录,窃取资金近600万元。这些机构普遍存在管理制度与控制措施缺失、关键岗位制约失效、对数据安全管理重视不足等问题。

其次,做实资产风险分类、加大不良资产处置是近几年一大政策导向,然而不少机构却借机钻空子,在不良资产处置方面“做手脚”,以谋取私利。

该人士举例称,一是债权出让、受让机构相关管理人员与企业负责人上下其手,形成债权出让和受让假象,导致受让机构资金被企业挪作他用,如一家资产管理公司吉林省分公司1.3亿元资金挪用案中,该公司与某政策性银行总行及吉林省分行皆有员工参与其中;二是资产处置采取协议转让但未引入竞争机制,甚至机构“一把手”帮助内定关系人成为唯一买受人,并协调减免佣金以降低购买总价,借机索贿受贿。

此外,随着近几年“房住不炒”宏观调控,房地产金融领域的监管趋严,部分人员利用银行存在押品管理漏洞多、与不动产登记管理部门之间信息交互不畅通、贷款“三查”制度落实不到位等缺陷,规避房地产贷款监管,欺诈手段不断翻新,严重影响“房住不炒”政策落地。例如假借银行名义,在不动产登记中心对同一房产解抵押后重复申贷,套取信贷资金累计千万元;第三方中介机构组织多名无贷款记录、征信记录良好的社会人员集中申贷,利用二手房虚假首付凭证,以“零首付”骗取按揭贷款,同时串通房地产评估公司高估房产交易价值,获取更多贷款资金;擅自改变贷款用途,大量经营性贷款违规流入房市。

不过,上述问题已经得到多部委关注。2021年3月26日,银保监会、住建部、央行联合发布《关于防止经营用途贷款违规流入房地产领域的通知》称,各银保监局、地方住房和城乡建设部门、人民银行分支机构要联合开展一次经营用途贷款违规流入房地产问题专项排查,于2021年5月31日前完成排查工作,并加大对违规问题督促整改和处罚力度。

重大保险案件危害大

与银行业相比,保险业的整体规模小了不少,虽然对应的涉刑案件总数及规模相应减少,但也不乏一些大案要案,其危害不容小觑。

根据统计,2021年上半年保险机构共报告案件和案件风险事件601起,已确定的刑事案件涉及金额7.37亿元,其中寿险机构涉4.45亿元、财险机构涉1.50亿元、保险中介机构涉1.42亿元;太保寿险、人保寿险和山东诚诺保险代理三家公司涉及的金额均分别超过1亿元。

上述人士介绍,通报专门列举了两起涉案金额均超亿元的寿险案件。

其中一起是作为金融腐败与业务违法违规交织的案例:某人身险公司河南分公司财务会计部员工通过伪造财务单据、隐匿收付款记录等方式侵占资金1.93亿元,属于高管和重要岗位人员利用职务之便作案。

另一起则被作为“重大保险案件危害大”的例子:某人身险公司河北邱县支公司原负责人赵某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该案涉及1505人、1.02亿元资金。其指出,保险基层从业人员非法集资案件持续发生,呈现出作案主体多、涉众面广、案均金额千万元以上、维稳压力大等特征;既有通过违规代销第三方理财产品、民间借贷等方式非法吸收资金,也有通过伪造公司印章、保险单证等假冒保险公司名义实施的非法集资活动。

尽管通报中未点名具体的机构名称,但据了解情况的业内人士介绍,2021年上半年寿险业涉刑案件金额超过1亿元的机构仅有两家,分别是太保寿险和人保寿险。

中国人保( 601319.SH /01339.HK )董事长罗熹曾在2021年3月召开的2020年度业绩发布会上公开表示,邱县假保单等案件反映了公司的内部治理问题。

从产寿险及其对应的具体机构来看,前述业内人士称,财产险行业涉刑案件438起,涉案金额1.50亿元;涉案金额较大的系财险行业中市场份额占比较大的四家公司,其中超过8000万元的有人保财险,超过1000万元的有太平财险、平安财险和太保财险,四家机构合计1.20亿元。

不过,若以案件风险口径计算,富德财险、华农财险和人保财险三家的规模较大,前二者在财险市场中的份额并不算太大,值得关注。

寿险业中,2021年上半年的涉刑案件数量为66起,金额达4.45亿元。其中太保寿险和人保寿险的涉案金额均超过1.5亿元,其次金额超过1000万元的有中国人寿和民生人寿。

除此之外,在保险中介机构中,山东诚诺保险代理也发生了一起涉案金额超1亿元的刑事案件。

前述人士介绍,上半年各保险机构共完成100件案件(含往年案件)的责任追究,问责475人,其中经济处罚141人。

构建长效机制

据业内人士透露,在回顾上半年案件情况和特征基础上,监管部门对下一步整改作出部署,旨在构建长效机制。

具体是,首先要强化涉刑案件处置工作。一是进一步提高案件信息报送质量,严格执行案件确认和分类标准,把好审核关口,杜绝出现“符合案件确认标准仍以案件风险报送、符合业内案件标准仍以业外案件报送”等问题;二是落实好案件集中清理专项工作要求,深入排摸应报未报案件,拆解潜在风险,加大追赃挽损力度, 提高案件处置效率。

据了解,此前不少机构存在迟、瞒、漏报案件情况。2021年上半年,共有117件案件存在迟报、漏报、瞒报问题,其中银行业76件,保险业41 件。例如,农业银行、工商银行、建设银行、中国银行、光大银行、浦发银行、青海银行、四川信托、人保财险、中国人寿、太平洋财险迟报案件2件以上;广西、河南、青海等部分农合机构,大家财险、昆仑健康等亦存在案件迟报问题。

其次,要做好重点领域风险管控。各银行保险机构要继续紧盯自身违规多发领域和案防薄弱环节,结合“内控合规管理建设年”活动开展自查自纠。同时高度关注房地产贷款、信息科技与数据安全、信用保证保险、新型外部欺诈等近期案发热点领域,结合风险状况和管理实际,提前做好风险防范。

另外,还要构建案防工作长效机制。各银行保险机构要主动谋划,切实提升案件管理水平。一是用好监管通报,总结规律性、苗头 性问题,从制度、流程和系统等根源性方面推进自查与整改,杜绝同质同类问题重复发生。二是加强客户教育与风险提示,提示客户遵守诚实信用原则,指出客户提供虚假材料、虚构资金用途等行为的危害性和严重性。三是提升公共责任意识,案发后,既要积极挽回损失,还要履行社会责任主动报案,惩戒不法分子,避免其再次作案,防止风险外溢。

上一篇:尼泊尔新一任小小“女神”
下一篇:何百里何纪岚 父子情深 爸爸“顽皮” 成就两代水墨结合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