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后两任董事长被查 龙江银行为何高管相继“落马”?

自媒体 0 2021-10-04

这家黑龙江省省级城商行成立12年以来,内斗多年,第一任领导班子几乎全军覆没;前后两任董事长被查.


被免职仅一个月后,2021年9月17日,执掌龙江银行八年之久的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张建辉被当地纪委监委带走调查。黑龙江省纪委监委发布了相关消息称,张建辉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黑龙江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张建辉不是龙江银行第一位被查的高管。近几年来,龙江银行多位干部被查,所涉问题复杂,且大多是独立案件。


龙江银行是由原齐齐哈尔市商业银行、牡丹江市商业银行、大庆市商业银行和七台河市城市信用社合并重组而来,2009年11月设立。张建辉是这家黑龙江省最大的省级城商行成立以来的第二任董事长,也是被查的第二位董事长。


2021年9月13日上午,黑龙江省委第九巡视组对龙江银行党委巡视“回头看”工作动员会召开,意味着对龙江银行的“回头看”正式启动。此次省委巡视组将在龙江银行工作45天左右。


张建辉被查


张建辉


公开资料显示,现年53岁的张建辉掌管这家黑龙江省最大的城商行已经八年。他自2013年8月从黑龙江省政府副秘书长(正厅级)调至龙江银行任党委书记,并在当年兼任董事长,直至2021年8月9日被黑龙江省人民政府免职。


一位接近龙江银行人士透露,张建辉是9月上旬从家里被带走的,“他之前在北京工作,是财政部的干部,又在地方政府部门任职多年,战略眼光、政策敏感度都是不错的。”


张建辉生于1968年5月,是江苏邳州人。自1991年7月从厦门大学财政学专业毕业后,张建辉先在财政部任职14年,从人事司干部调配处干部做起,到2004年升任财政部农业司副司级时,年仅36岁。2005年,张建辉调任黑龙江,出任黑龙江省财政厅副厅长,并在2010年升任省政府副秘书长(正厅级)。


张建辉在行内口碑不错。一位前龙江银行的员工形容张建辉“性格比较直,敢说敢做”,“可能当时龙江银行混改的事,得罪了一些人,或是触动了什么敏感的红线。”


2013年10月,龙江银行成立后的第一任董事长杨进先从龙江银行一把手的位置逐渐退居二线,退为党委副书记、监事长,直至2014年9月被查。同期,张建辉履新该行董事长。


“之前的董事长被抓了之后,他(张建辉)力排众议,决定要让龙江银行走出东北,在上海设立金融市场部,后来又努力推动混改。”在前下属看来,张建辉在任内主要推动了两件事,一个是让龙江银行积极参与金融市场,做大同业;另一个是推动引入非国营股东。但是这两项算是市场化方向的改革,结局都不算太好。


另一位前龙江银行中层表示,在中小行扩张同业业务那几年,龙江银行通过设在上海的金融市场部做大同业,同业负债一度占整体负债的三分之一;之后随着监管趋严,龙江银行撤销了上海的金融市场部,压降同业业务,目前主营传统存贷业务。


与一些改制后的城商行、农商行股权较为分散不同,龙江银行的股权较为集中,其中近70%为国资背景。前十大股东大部分为国资背景,包括黑龙江省大正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20.5%)、中粮资本投资有限公司(20%)、黑龙江交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7.97%)、大庆市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5.19%)和上海上实(集团)有限公司(5.02%)。其中,大正投资集团是黑龙江省国资100%持股。


2017年,龙江银行开始推动“混改”,稀释国资持股比例。当时有市场分析认为,龙江银行此举意在通过引入民营资本,完善公司治理。


2018 年 9 月 28 日,黑龙江省大正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上海上实(集团)有限公司、上海国际集团资管联合在黑龙江联合产权交易所公开挂牌转让所持龙江银行股份,拟转让的股权比例分别为 14.5%、5.02%和 4.249%。同年 9 月29 日,中粮资本在北京产权交易所公开挂牌转让所持龙江银行股份,拟转让的股权比例为 14%。


四家股东集中挂牌转让共计38%的股权,其中前两大股东——大正投资集团和中粮资本,将保留6%的持股,而另两家股东则是转让全部持股。这些股权的转让底价合计56.86亿元,其中有近24%的股权转让条件明确要求受让方为非国资。


龙江银行混改也得到了黑龙江省政府的支持。2018年黑龙江省政府的工作报告曾明确,当年的重点工作之一是完成龙江银行引入90亿元战投的混改工作。


一位龙江银行前中层表示,为了引战,当时张建辉想法找到马云,并通过马云牵线联系上银泰集团沈国军。2019年4月左右,龙江银行跟银泰签好战略协议,银泰准备入股龙江银行,但相关混改方案未获批准。“混改的事,行里、省里也有不同意见,但张建辉积极推动。最后省里也通过了,但是报北京后没有得到正面反馈,最后还是黄了。”


第一代领导班子“团灭”


“现在领导班子的成员,基本上都是张建辉到了以后调任的。龙江银行的第一任领导班子几乎全军覆没,基本都被查了。”前述原龙江银行人士称:“但他们并非同案,也不是关联性的问题,而是各有各自的问题。”


杨进先


2014年9月,龙江银行首任董事长杨进先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被查的直接原因来自其亲属詹秀玲的举报。彼时有媒体报道,詹秀玲的举报材料充实,包括杨进先有多套房产超2300万元,妻女投1500万元办小贷公司,全家均为新西兰、中国双国籍,其女杨紫有五个身份证号等。同年12月,杨进先被开除党籍,移送司法机关。


2020年9月,杨进先在龙江银行的搭档,时任龙江银行行长关喜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关喜华在龙江银行成立之前为大庆市商业银行的董事长兼任行长六年多。2015年,在杨进先被查次年,关喜华被黑龙江省政府降职为普通员工,2016年从龙江银行辞职,但是仍未逃脱被查的结局。


关喜华


记者从龙江银行人士处获悉,杨进先与关喜华相继被查,也是“内部斗争”的结果。


“杨进先和关喜华虽搭档多年,却代表了龙江银行内部不同的派系。这些派系内部斗争激烈,相互举报,没想到最后把他们都抓起来了。”一位接近龙江银行人士称。


2009 年 10 月 28 日,龙江银行全体发起人签署《龙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发起人协议》,明确由齐齐哈尔市商业银行、牡丹江市商业银行、大庆市商业银行和七台河市城市信用社合并重组设立龙江银行。


这四家银行之中,大庆市商业银行被认为实力最为雄厚,因此该行原董事长、党委书记关喜华在新成立的龙江银行任行长,而杨进先从工行黑龙江省分行常务副行长的位置空降龙江银行任董事长。


两位新领导都将大量原来的手下安置在龙江银行,形成了杨进先带领的“工行派”和关喜华带领的“大庆派”。随后一、二把手之间的摩擦逐渐公开化。彼时有媒体报道,2012年的一次董事会会议上,双方都互拍了桌子。


值得注意的是,龙江银行四家合并银行的原董事长都继续在龙江银行任职。龙江银行两位被查的前副行长——杨宝仁和王贵彬,分别是原七台河市城市信用社和原齐齐哈尔商业行的董事长。唯一做到“全身而退”的合并银行原董事长,是原牡丹江市商业银行董事长杨秀林,他曾在龙江银行任副监事长。


在杨进先被调查的两个月前,2014年7月,杨宝仁因犯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黑龙江林区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5年。判决书显示,杨宝仁在担任七台河市城市信用社董事长期间,涉赚私自处置抵债资产获利上千万元;同时其担任负责人的七台河市信用社下属的多个信用社,违法向同一法定代表人的多家公司发放贷款合计2.1899亿元,收受该人士所赠两套住宅。


一年后的2015年7月,龙江银行副行长王贵彬(副厅级)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前述接近龙江银行人士称,王贵彬被查是因为龙江银行有个网络金融部业务工作人员涉嫌贷款诈骗,王也被牵扯其中。


除此之外,龙江银行近期还有分行高管违法放贷被判刑,支行客户经理诈骗客户资金被罚。


2021年3月,龙江银行大庆分行的副行长、贷审委员会主任陈某梅因为不符合条件的企业发放贷款,造成特别重大损失,构成违法发放贷款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九个月,缓刑二年,并处罚金3万元。2019年10月,龙江银行双鸭山龙兴支行客户经理牛某因涉嫌合同诈骗罪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2021年当地法院判处该支行赔偿客户999万元;该支行也因为此事在2020年被当地银保监部门处罚。


2021年至今,黑龙江省各级银保监局对龙江银行和其分支机构开出了多张罚单,处罚金额上百万元。其中,大部分案由与违规贷款有关,包括贷款“三查”不到位,信贷资金挪作他用等,此外还有员工私刻印章实施诈骗,内控管理不到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等违法违规事项。


踩雷多个风险主体


在多种因素作用下,目前龙江银行的资产质量和资本充足率也承受较大压力。


联合资信跟踪评级报告指出,2020年龙江银行信贷资产规模保持增长,不良贷款率虽有所降低,但关注类贷款占比较高,且不良贷款偏离度攀升,面临信贷资产质量管控及拨备计提压力;贷款业务集中风险较高。


年报显示, 2018年末、2019年末、2020年末和2021年上半年末,该行关注类贷款占比分别为9.13%、8.35%、10.3%和9.16%。此外,龙江银行逾期贷款规模与占比也逐年上升,2018年末、2019年末和2020年末的逾期贷款规模分别为29.87亿元、60.14亿元和81.37亿元,占比分别为3.7%、6.08%和7.37%。


龙江银行2021年上半年末的不良率由2020年末的2.19%上升至2.37%,高于银行业同期1.3%的平均水平。2018年末、2019年末分别为2.49%和2.29%。


值得注意的是,龙江银行逾期90天以上的贷款与不良贷款的比重也逐年攀升,截至2020年末,这个比值高达219.43%。联合资信在前述报告中称,主要原因是涉及海航集团和东旭光电相关贷款按照其债委会要求五级分类未下调所致。


根据联合资信的报告,截至2020年末,龙江银行涉及海航集团贷款合计约19.56亿元,龙江银行计提减值准备约8亿元,涉及海航集团的贷款风险缓释措施包括由海航系其他公司进行保证、非上市公司股权质押等;涉及东旭光电贷款约8亿元,由上市公司股权质押,截至2020年末,已计提减值准备4.24亿元。


此外,联合资信前述报告还披露,截至2020年末,龙江银行存放在包商银行同业款项余额1.94亿元,五级分类为可疑类,截至2021年6月末龙江银行对包商银行同业款项已计提减值准备2.13亿元;截至2020年末龙江银行与西藏金租拆放同业余额2亿元,五级分类为次级类,截至2021年6月末已计提减值准备1.5亿元。联合资信提醒,需关注这些债务偿还状况对该行资产质量的影响。


除了踩雷前述几个风险暴露主体,根据恒大2020年的年报,龙江银行还是目前恒大的主要债权行。但在此前传出的恒大给广东省政府“求救信”中,所列明截至2020年6月30日的恒大直接债权人明细中,并没有龙江银行的身影。有业内人士分析,可能龙江银行是通过信托等非标、表外渠道为恒大融资。


不过龙江银行作为黑龙江省最大的省级城商行,受到了黑龙江省的大力支持。根据6月发布的《2021年黑龙江省支持中小银行发展专项债券信息(一期)披露文件》,2021年黑龙江省支持中小银行发展专项债券的发行总规模为123亿元,覆盖44家机构,其中43家都为农信机构,只有龙江银行一家是城商行,获得35亿元用于补充其他一级资本。2021年半年报显示,截至6月末,龙江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为15.29%,较2020年末提高了3.13个百分点;一级资本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1.35%和9.42%,也较2020年末有所提高。

上一篇:摩根士丹利亚太区联席CEO孙玮将于年底卸任 退休后仍担任顾问董事
下一篇:关于海航破产重整,你想知道的都在这里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

返回顶部小火箭